新百威开户热线:175-8710-2888

新百威开户热线

175-8710-2888

新闻动态

联系我们

缅甸仰光海滩渔具有限公司

地址:缅甸仰光羌达海滩渔具有限公司
手机:175-8710-2888

咨询热线175-8710-2888

致敬世界渔业日守望"隐形"渔业的未来

发布时间:2019-11-22 16:24人气:
  海南岛上200多个小渔村,在变化中传承,在传承中发展。如何以敬畏之心善待资源环境,怎样让渔俗仪典不流于观瞻,从渔艺、渔获到人与资源及地域发展的依存共生,我们时刻面临关乎边界与责任的思考………
  这样或许平淡无奇的场景,在海南的渔村中司空见惯得让旁人眼里起不了一丝波澜,被大部分人心安理得地熟视无睹,进而视而不见——既是无视这幕算不得别致的风景,也无视了这场景中那些不算出彩的男人和女人。
 
  而我们之所以久久无法将视线移开,是因为我们知道,这群不在主流叙事视野里的人们,一头连着千家万户餐桌的丰足、鲜美与安心,一头连着自家的温饱、团圆及喜乐;一头承接着老祖宗千百年流传下来的渔业智慧与文化,一头维系着子孙后代能否长久吃鱼的“小确幸”。在社会话语体系里沉默或者说“隐形”的他们,是“小型渔业”的从业者,也被称为“生计渔民”。
 
  小型渔业,是如此的庞大而多样,以至于难以准确定义。联合国粮农组织(FAO)仅试图将其描述、而非定义为“采用劳动密集型捕捞、加工和分销技术,利用海洋和内陆水域渔业资源的一种渔业形态”,并郑重提醒:考虑到它的复杂性和动态变化,不适合对小型渔业制定全球普适的定义。
 
  在中国的研究视角里,结合粮农组织给出的建议指标,我们试着适当聚焦,框定一些条件使其具象化,以便形成一个我国小型渔业的侧写,好让我们可以将它的故事向你们描述一二。
 
  泊靠在岸边的小型渔船,这是当地村民最重要的作业工具
  我们所研究的、也是这里所说的小型渔业,指的是“利用小型渔船(船长小于12米或略长于12米的渔船)进行近海捕捞作业的生计型渔业”,这类渔业往往既包括以维持自我消费为主要目的的渔业,也涵盖向市场出售和自我消费兼有的渔业,以及主要向市场出售但生产规模较小的渔业。
 
  根据2018年的统计,海南的小型渔船数量接近2万艘,占全省渔船总数的78%;当范围扩大到全国,这两项数字则分别是近16万艘和67%;而粮农组织的估计则是,全球范围内约有12亿人依赖小型渔业及其产业链为生。
 
  这些个数据,或许已经能让你一窥,我们所说的小型渔业,其实是怎样的一个“大体量”。这样的一个体量,使得小型渔业的些许风吹草动,都有可能对水产品的稳定供应、渔业资源的可持续利用产生直接、显著和深远的影响,同时也影响着依赖它为生的渔民社群。
 
  正如难以对它进行界定,小型渔业复杂得让试图去勾勒它的模样都显得很困难。
 
  它或许是传统的,与商业捕捞广泛使用探鱼仪等现代化设施不同,小型渔业大部分仍以手工作业为主要生产方式,依靠渔民的经验来判断渔场和渔汛;但它绝不是低产的,庞大的基数,以及近海便利性带来的高频次生产,让小型渔业贡献了全球一半以上的野生海鲜。
 
  小型渔业捕获的鱼类少而杂,但它确是当地市场上的“抢手货”
 
  它或许是区域性的,受船舶限制,小型渔业的作业范围一般在离岸五海里以内;但如今,在即时通讯及冷链物流的加持下,渔船还在回港途中,船上刚刚出水的真·生猛海鲜便已在微信群中,被百公里外的老饕们哄抢一空。
 
  海南文昌铺前至临高角一带,那里的渔民主要以定置网捕捞为主,一年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天数可以出海。渔民利用琼州海峡通道,在海面下布设渔网,鱼群跟随“流水”(潮汐)游过这片海域的时候,就会陷入网中。而渔民则根据涨潮、退潮时间来收网。
 
  临高近海的渔民正在进行定置网作业
  这种捕捞方式几乎没有选择性,琼州海峡上密密麻麻布满了定置网,鱼群想游过这片海域实是困难重重。渔民凭世代传承的经验选择下网的时间和地点,可根据汛期收获特定季节的优势物种。比如现在这个季节,临高附近海域定置网主要捕获的是学名“竹荚鱼”的黄尾鱼。然而,过小的网眼对幼鱼的伤害极大。
 
  较低的投入成本使定置网成为生计渔民最常用的一种渔具。两三人合伙即可搞定全套设施,捕鱼的收入则往往按出资比例分配。而这些年,出海的船工已不仅仅是沿海居民,很多来自海南定安、琼州、五指山等中部山区,从事船工的收入比他们在家乡收入要高。渔村里也渐渐多了不同口音的外乡人。
 
  我们之所以关注小型渔业,除了它庞大得让人无法忽视,复杂得需要细细揣摩、系统研究之外,还因为我们也和你们中的一些人一样,察觉到了那正逼近它的巨大阴霾。
 
  曾经“东海无鱼”敲响了渔业资源衰退的警钟,而气候变化带来的巨大未知性犹如悬在小型渔业头上的“达摩克斯之剑”,城市化进程中沿海工程、环境污染等造成的近海生态破坏,适合鱼类繁育的产卵场、洄游通道被破坏,更进一步压缩了小型渔业的生存空间。与之伴随的是村庄“空心化”下原有村落秩序的错位和文化传统的断裂,让渔婆渔夫们少了默契与信任,多了冷漠与嫌隙。
 
  这些隐忧,必将影响生计渔民生活的方方面面,也将损害那暂时无法发声的后代们的权益。
 
  带着这样的一些执念,我们热切而细致地观察着小型渔业的发展,并抱着一份小小的野望,希望能串起经济、社会、环境、文化的视角,形成个把发掘小型渔业发展背后隐藏逻辑的观察、分析工具,让我们能更条分缕析地洞察小型渔业的变化。
 
  变化的本质其实是过剩劳动力的有序退出或转移,涉及到的不仅是渔业管理、自然资源保护和渔民个体安置的问题。小型渔业维系着家庭生计,深受政策和社会经济的影响,渔民群体间的合作和利益分配更是充满不确定性。
 
  这一连串的问题,需要透过综合视角,跨学科研究,运用平衡生态和社会目标且连接科学与政策的手段,深入理解小型渔业的构成、动因以及困境的基础上,才有可能找到答案。
 
  近期海南省出台了《休闲渔业发展规划(2019-2025)》,雄心勃勃地展望未来五年以游艇、海上运动等为主要方向的投资计划。但是,所谓的政策配套、基础设施建设、资金引流等条件真的就是渔业转型最关键的因素吗?
 
  从长远看,渔业转型、乡村振兴更需要人的心态转变和能力升级。目前,我国大部分休闲渔业的发展还停留在比较片面的硬件改造,而忽略了怎么去构建一个以人为本的动力系统。许多被视为“典范”的休闲渔村,实际上村里已经没有渔民,丢失了在地的渔业文化,这样的转型模式缺乏可持续性——缺少灵魂的渔村,只会将转型带入低端化、同质化的困境,沦为资本投机的牺牲品。
 
  台湾曾大力发展渔业社区的内生力量,把渔民培养成生态导游和美食料理大师等专项人才,开发体验式乡土旅游。这些成功经验也启发着海南的返乡大学生,有的人从建造公益“乡村图书馆”入手,为渔村小学打造足球队、开设自然课堂,给村民开音乐会、放电影,还酝酿着恢复滨海湿地、古盐田等途径探索渔村振兴的道路。
 
  像这样的实践者,正力图回答:如何引导渔民主动寻找机遇,通过自组织,发挥渔民团体的内生力量?如何开展技能培训、创业孵化来提高渔民转型的软实力?怎么去引导当地人挖掘渔村特有的人文特色、自然景观和生活习俗?……
 
  2022年被联合国指定为“传统渔业之年”,而国际上普遍认为:建立合理的社区协作机制,让渔民参与进来,才能更好地实现小型渔业的转型。
 
  过去几年里,我们深入渔村观察记录渔民的日常,借助社交媒体传播所见所想,让更多人关注到了小型渔业和渔民,重新认识渔业社区的价值。同时,通过组织讨论、对话,我们为国内外学者、主管部门、社会组织、渔民、实践者等利益相关方提供沟通平台,期待促进各方达成小型渔业的转型共识,识别有效路径。

推荐资讯

175-8710-2888